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从高达开始

第一卷 高达零零 第一百五十三章 善恶的彼岸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cc


    满天星光里,仿佛凝滞于空中的子弹转瞬间侧过正开门的少年人,直击到惊异能天使高达的装甲上粉碎、悄无声息。

    无数的gn粒子在光,宛如夏夜萤火般飞舞、盘旋。

    人类可能的进化形态之一,应在遥远的未来方能出现的崭新的生命体。

    毕赛德寻思,又想笑。

    他不知道刹那来自未来,但确实理解到眼前人的进化程度远在变革者之上。

    毫无伤的少年人站在暗黑型1.5高达的舱口,凝视眼前疯狂的家伙,正色怡然,问道:

    “毕赛德·佩因,为何你的大脑中会出现其他的脑量子波信息,难道说你夺取了与你同型号的变革者的身体吗?”

    于是他的生命也不再仅是他自己的。

    毕赛德不回答,只是鼓起驾驶服的动力装置,在虚空中借力使拳击向刹那。刹那脸色不变,退步错过,抬起右手反扣毕赛德的手臂,再把他扔回驾驶座上。

    巨大的力道、反震的苦楚席向这个灰心的人造变革者,而不变的是他憎恨的目光如同利剑想击穿刹那似的。

    “这具身体是为我准备的。”

    毕赛德回应,然后又重复了一遍。

    “就像特务887与高达驾驶员874一样?……那么你知道874的选择吗?”

    “874,你是说那个软弱地任由身体中既已诞生的意识的存续,而选择放弃取回身体的败类吗?然后为了能够驾驶高达正常对战、豁免gn粒子对意识驾驶的干扰……她居然又不得不按照Veda的指令选择再度夺回887的身体!甚至……因此、因此,两人兵戎相见。想必数月后的现在,887已经在行动了罢?可笑、可笑,悲哀!——而我就不会有这种苦恼。”

    这彻底失败的人造变革者从来不害怕任何伤痛、只自顾自畅快地笑。

    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到,更别说取得胜利。此前,他那短暂幻想中的一切皆如镜中之花、水中之月——梦幻般破灭了。但这人知道他至少可以还做到一件事情——

    蔑视命运。

    失败、毁灭、死亡、酷刑、一切人类可以想象的折磨、一切可能降临到他身上的命运,他仍会为每一次可能的胜机而努力,并始终拒绝这一切。

    没有蔑视克服不了的命运。

    但眼前敏锐的少年人并不关心他的意志,反倒因为他的只言片语忍不住关切起远在地球上的人们。

    ——887要对战874吗?

    与之相连的eLs Quanta穿越时空,共地上人间黄昏,迈步天河、悬停云端,一览大地之上人们的爱恨离别。

    通过某种跨越时空的连接机制,刹那可以看到玛蕾妮、鲁伊德还有搀扶887的874一起迈向停在一边的武装车辆。他看到聚集的大量ms逐渐离去,而落在地上的1.5高达被ms运输机藏载收容后,正运向相关机构进行解析作业。

    ——一切尚好,无须担忧。

    于是他的目光从六亿千米外的地球移回,再度落在这桀骜不驯的变革者身上,转念间思索到毕赛德话语中的疏漏处,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并没有被Veda允许获得这具身体吗?你是违背Veda的意志在行动的吗?”

    毕赛德施施然、大方地承认道:

    “是又如何?当Veda选定高达驾驶员却犹豫于变革者与人类之间,在二代高达驾驶员中选用整整三个人类时候,我就已经决意抛弃Veda。Veda、这愚蠢又机械的量子演算系统不配作为天人计划的引领者!”

    他的话被刹那打断了。

    少年人冷静且严厉地质问道:

    “可你抛弃Veda的同时,Veda不会抛弃你。Veda是至极理性的存在,不会因为个体的意识形态抛弃个体……除非你因此做出忤逆Veda意志的事情,为了保持高达驾驶员是变革者的纯粹性……你是否做出了什么!”

    他们的对话正在被伽利略号监听。

    当刹那说到这儿时,雪儿、希克萨与葛拉贝几乎同时起身,震惊的对视中,几乎可以看出彼此的眼神正在变暗、偶然闪烁一下后,便是不可抑制的怒火来。

    一边的提耶利亚亦投以惊疑不定的目光,在他上一世的记忆中,这部分内容属于Veda不能确证的部分,因此未被他查阅过。

    一半工兵小队正在进行再生高达原型的回收作业,一半的队伍则乘着工作舰,在1.5高达暗黑型外徘徊。

    直到这时,毕赛德反而越来越冷静,仿佛一个旁观者般坦然面对刹那的目光并自己审视自己。

    过去一生种种如走马观花般从他的脑海中次第而过,但没有任何值得后悔的、也没有任何值得害怕的。

    如果一定要说,那么唯有未能竟功的遗憾。

    就这样,他笑吟吟地开始解释:

    “关于真理与至善,总会诱使人做出许多冒险的事业来。那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功,不是吗?我造成两名人类高达驾驶员死亡、一名人类高达驾驶员退出战场舞台,并且再度让挑选gundam meister的Veda犹豫在变革者与人类之间。”

    听着,刹那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想起在重生之初,于人革联的天梯上所接收的那些悲伤与遗憾来了。即便复活了,但并非没有了。

    他的声音开始又慢、又低,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愤怒与危险的意味。

    “在天人的记录中,被称为审判女神的悲剧的武力介入事件,由于审判女神的核心战机系统(core Fighter system)的逃生功能无法正常启动,致使雪儿·亚克斯迪卡深陷危机,最后鲁伊德·雷曾纳斯以及玛蕾妮·布拉迪舍身相救并沐浴在高浓度gn粒子中中毒而死。也因此,雪儿·亚克斯迪卡接过那两人的理念,视之为比自己的生命更为崇高的东西……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

    关于自己的真理与至善,总会诱使做人出许多冒险的事业来。

    伽利略号中,雪儿的嘴闭得紧紧的,她感受自己的血液仿佛疯般地在太阳穴中鼓动,并逐步回忆当初的细节——基本系统没有问题、整备保养工作也很完美,如果说是来自更高层系统的狙击,可Veda已经同意他们对抗佯装恐怖分子袭击天柱的aeu军。

    ——那么……

    她握紧了拳头,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没错、没错!是呵,是啊!”

    毕赛德仍在大笑,兴奋快活,浑然不像是处在绝境之中,仿佛是在和两三好友闲玩,谈起什么得意与愉快的事情,只是大大方方地承认这一切。

    银河星屑旋转,浪迹在宇宙的星云扭曲成种种邪恶怪诞的样子。

    “天人是什么?天人掌握的科技又是什么?核心战机会这样轻易地出问题而避开一切Veda与整备师们的监察吗?由于我能力(将个人资料写入高达系统与变革者个体)的特殊性、无法确证这点的Veda只是将我拉入了戒备名单。唉唉,人类的蠢钝正在于此,不敢质疑;而Veda的蠢钝也在于此,不敢确证!直到现在,居然被你、刹那·F·清英、一个局外人现……你要因此杀了我吗?”

    “你难道不为之感到羞愧吗?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负罪感吗?他们都是天人的高达驾驶员、乃是名义上你的同志啊!”

    不是刹那在说,而是雪儿接着无线电在愤慨质问。

    她仍然能记得当初的景象与她苏醒后的绝望。

    而这一切,难道对这个主谋而言,是值得欣喜的事情吗?

    “雪儿·亚克斯迪卡、曾经审判女神高达的驾驶员?没想到你也轻易地投入Raiser而背离天人了吗?毕竟只是容易动摇的愚蠢的人类。”

    毕赛德的笑容收敛起来,露出听到苍蝇嗡嗡似的厌恶来。

    “于我而言,你们这些人类过去不是我的同志、现在不是我的同志、到未来也不可能是我的统治。审判女神的悲剧,悲剧真是个好听的词……于我而言,审判女神的悲剧也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什么都谈不上,只不过是踏向真理与至善的路上微不足道的一步……但既然如此,也就值得我为之大笑并长久铭记了。”

    雪儿说不出话来了,但伽利略号上围在她身边的人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她的杀意,浓烈到无法掩饰。

    “那么你知道你之后将面对什么吗?”

    就着冷星的光辉,这个少年人面无表情地说。

    两个完成回收1.5高达暗黑型零件作业的工兵根据指示,准备向前来扣押这个罪人。

    “不必。”

    毕赛德从容地站起身来,他把那射击过刹那的手枪直接扔给其中的一个工兵,看着那工兵手忙脚乱、以为有诈的惊骇样子,不住摇摇头。

    “人类,也就是这点气量了。”

    ——为何这样的人类也能进化为纯种变革者?为何伊奥利亚会热爱这样的人类、难道只因为他也是人类吗?

    他打开了面罩,在这冰冷的太空之中,张口呼吸自由。

    名为死的无限自由。

    在意识沉落黑暗之前,他听到面容冷淡的刹那在说话。

    “在我答应之前,你还没有死。”

    悠悠粒子散华。

    灵魂记录。

    为了防止毕赛德写入其他地方的个人资料的再生,他将会被彻底封入灵魂记录的最深处。

    “他的个人资料将会在那里陷入永眠,也就是死了。”

    刹那说道。

    寻常的死是什么都没有了。灵魂记录与死亡无异,但保留个人意识资料后存在复生再塑的可能。毕赛德则可以将自己的个人意识资料写入机体或人体中,但一旦遇上灵魂记录,好比利冯兹上一世陷入Veda第九层以下一样,他就不再能连接并唤醒沉睡在其他地点的个人资料。

    “他会后悔吗?后悔他对二代高达驾驶员所做过的一切!”

    雪儿捋着自己花白的头,想起二代高达驾驶员因此葬送的人生。

    “……”

    刹那不是很想说谎。

    但毕赛德确实不是会为此后悔的人,虽然会遗憾、愤怒、哀伤,甚至偶尔也会有绝望的时候,但他确实无比坚信自己道路的正确性。

    在短暂的战斗中,他意识到这点。

    葛拉贝的目光从希克萨的身上又移到雪儿身上,心有余悸。

    刹那利用灵魂记录追索脑量子波场域的波动时,他才知道他的挚友、希克萨·费米的大脑中也被写入了毕赛德的个人资料,现已被拔除。

    雪儿面对刹那的沉默,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一声叹息,叹息后是怪异的笑:

    “他所做的,他不晓得。这样、这样,他倒是个不能被打倒的人了!”

    然后,雪儿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小心地询问道:

    “刹那,请问,是不是快回地球了?”

    这时,刹那才意识到雪儿不再想回天使宫,只想赶快与鲁伊德、玛蕾妮相会,于是他轻松地许诺道:

    “已经快了。”

    广大的木星上,伽利略号已经开始回收拓扑缺陷监测站点,无法带走的则简单遗弃、由木星结巢的eLs处理。

    大红斑仍然周转不停、变幻莫测,但远在六亿公里外的地球将卷起更大的风暴。

    几个水滴般幽浮在空中的小型eLs,在刹那的牵领下,与伽利略号上的众人见了面。

    “总的而言,有些微妙……很漂亮就是了。”

    提耶利亚一脸嫌恶。

    宛如一颗颗银色的雨滴,落在半空中又能结起漂亮的晶花,或翻花绳似的作出各种各样曼妙的形状来。

    没有具体的五官、也没有四肢,流变的金属生命。

    皇用指尖轻轻从上摩挲而过,又赶快收了回来。

    在上一世的最后,像刹那直接演变为新生命的共生(或者说进化)极为罕见。大多数eLs与人类合作的方式只是通常意义上的合作,而非什么线粒体的合作。

    譬如上一世六十年后进行星际探索的前兆式,就存在由eLs单独操作的规格、以及头部隐藏eLs的规格。后者可让机体由人类与eLs共同协力操作。

    面对eLs,一半人选择往后搁置,一半跃跃欲试的,反倒被刹那自己劝阻了。

    “只有出现生死危机、需要eLs共生救命时再说罢!”

    由于刹那脑量子波的疏导,eLs并不难与人类产生最低程度的有效沟通。

    “有灵魂记录,也没有什么生死危机一说吧?”

    有人笑道。

    刹那摇摇头,严肃地说:

    “灵魂记录只是灵魂记录,并不能排除出现意外或失效的可能性。”更不能因为复活、就轻视自己的生命。

    他挥挥手,那几个小型eLs便离开了,干脆地趴在伽利略号的外壁上。

    在这群最亲近的人们面前,刹那无需隐瞒,就着曾经传回的录音,更细致地讲起他在与eLs对话中的经历与感悟来了。

    有说有笑的人们无忧无虑,一起畅想关于人类与eLs的未来、关于热寂与大坍塌,关于星星、生命以及宇宙的真理与结局。

    数天后、通过肉体再生的手术,幽幽醒转的蕾夫·蕾奇塔缇万,在同为变革者的葛拉贝、厄德还有希克萨的搀扶下,一同加到这个队伍里。

    银汉清苦,不如人间欢乐。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