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荆楚帝国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重演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s012.cc


    寒冬的日出并不壮观,红彤彤的太阳从东面升起不过是天边挂了一个车盖,北风仍然刺骨,大地一片雪白。就在这雪白的大地上,两支昨日还亲如手足的军队今日却矛锋相向的对峙在了一起。

    荆人盛气凌人,赵军司马尚之子司马卯趁郢都空虚,率赵卒弑杀芈女公子,绝大王子嗣,士卒闻之目眦尽裂、怒冲冠。三头凤旗下,夷矛已举过头顶,人人准备冲矛。而在阵列之前,曾令秦军闻声丧胆的巫器全部摆开,随时准备怒轰赵人;

    赵人是荆人从自己手里救出来的,荆人有恩于前,心里总免不了生虚。军阵虽然列阵设防,但这只是在设备。阵前孤零零还有一辆戎车,赵军腹心狐婴立乘在戎车上,停在荆人阵外对荆王大声说话,应该是在为司马尚努力辩白。

    6离镜中,战事一触即,但李信更关心的是荆赵两军的阵势。原本两军是沿着汝水列阵,荆人在东而赵在西,现在双方在令武山下对峙,东西向的平行汝水的阵列变成南北向竖对汝水的阵列,密实相连的战线开了一个数里宽的口子。

    并且这个口子还在变大。为了防止对方迂回自己的侧翼,最北端两军已经冲到了汝水岸边,最南因为令武山山脉的阻隔——令武山山势有一个往东突出的尖角,尖角上还插着一些昨日荆王祭祀荆将景缺的巫幡。两军东西对峙的阵势被这个尖角分割成两段,只有三里长的北段在汝水之南令武山以北,剩下更长的一段则全在令武山以南。

    襄城城墙高不过三丈六尺,因为山势和那些五颜六色巫幡的阻挡,站在城墙上看不到令武山南面的士卒,只能看到两军针锋相对相距半里的连绵军旗。这些旗帜正急向南延伸,原本布阵于汝水南岸的两军士卒正迅抽调到那里,准备迂回对方侧翼的同时也防止对方迂回己方的侧翼。

    荆赵相伐,原本连李信也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正在所有人眼前成真。白林也站在城门阙楼上,他现在已无声无息了。

    言语可以是假的,质子也可以抛弃,但眼前两军对峙却是真的,撤离原本沿汝水布阵的阵列也是真的。临阵对敌,军阵不可任意布置,一旦成型就很难更改。现在荆赵两军放开汝水沿岸而东西对峙,便是先君白起复生也没办法伏击秦军。

    白林没有了声响,李信还特意的看了他一眼。年轻人总有些好胜,白林能读懂李信目光里的意思,对视一眼他就低下头避开了。

    获得胜利的李信重咳一声,待阙楼上看向汝水对岸的都尉们回身揖礼时,才命令道:“各将回营,依计行事,切勿……”

    “轰——!”巫器突然间鸣响。在巫器鸣响之前,戎车上极力辩白的狐婴身中一箭,双手紧抓中箭之处,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听闻这声鸣响,李信的心忍不住抖了一下,他大喝道:“各将务要依计行事,我大秦必胜……”

    他的话没有说完对岸巫器便连响,鼓声同时大作,荆人士卒不等巫器再响悍然向赵人冲矛,狠狠冲撞在一起。即便连军阵也是假的,那血是真的。靠近汝水这一段,双方夷矛对着夷矛,第一波冲击便有无数士卒伤亡倒地,鲜血溅在了雪地上,一片殷红。

    故意延迟下楼的白林看到这片殷红脑子轰得一响!荆人视士卒如珍宝,用无数荆军士卒的性命行反间之计根本不可能,荆王不会答应,荆人将率也不会答应。他匆匆的下楼、匆匆跳上戎车、匆匆赶到军帐、匆匆的传令……

    平时秦卒抢人头便不甘人后,现在冲到对岸去捡人头,那就更不甘人后。军令甚至没有完全下达,百将屯长就已经命令秦军大步冲向汝水,这时候汝水上的舟师刚刚架桥,没有舟师的地方转关桥也才徐徐展开。

    将率心里火急火燎,士卒未得命令之前眼见荆人和赵人厮杀,当场镇得六神无主。任谁也想不到荆人和赵人会互相攻伐,这边精神还在剧震,前进的命令又传来。屯长、百将没有作任何解释,士卒也没有任何疑惑。这种捡便宜的事情百年难遇,谁不上前谁傻瓜。

    等舟师架桥那是等不及了,熟悉汝水深浅的秦军百将一声令下,秦卒直接从水浅处趟了过去,出现在荆人身侧。他们甚至来不及甩干身上的河水,便狂喊着猛冲向荆人的腹背。前面是赵人,后面是秦人,最靠近汝水一侧的荆人当即阵溃。

    随着越来越多秦卒的抢渡汝水,整个令武山以北的荆人军阵全部混乱,面对着秦赵两军的夹击,他们不得不缩成一个并不规整的半圆阵,背靠着令武山北麓负隅顽抗。那面一直飘扬着的三头凤旗并没有舍荆人而去,它与旌旗一起飘扬在了令武山下,困兽犹斗。

    战场犹如赌场,失败的时候一个卒子都不想押上,胜利的时候则相反,恨不得输运力卒也往战场上赶。眼见荆王被困在了令武山下,李信手指着那面凤旗,情不自禁‘啊呀’一声,左右以为他要下达什么重要军命,没想到他结舌了一阵什么也没说。

    “传令冯劫,攻荆王!”花了几乎半刻钟时间冷静整理思绪,李信这才下达军令。阙楼上令旗摇晃,身在襄城西侧的右军开始全军横渡汝水,与此同时,赵完率领的庞大左军也横渡汝水。

    两军急渡汝水,惊天动地的鼓声喊杀声中,李信亲率的十七万中军也强渡汝水,东侧的中军趁着空档,迅攻向山北侧的荆人大营,西侧的中军则抢占山与令武山之间的缺口,以重演七十三年围歼景缺的那一幕。

    襄城对面、汝水以南的地形非常奇特,先是鱼齿山北面狭长的山脉与汝水在襄城南岸切出了一个近似等边的大三角形。这个三角形的中心就是方形的令武山。令武山北麓距离汝水不过三里许,而其南麓形成的褶皱没有连接鱼齿山北侧山脉,而是转了一个直角,平行着北沿山脉往东南延伸了十数里。

    汝水南岸不仅有令武山,还有山。山不是令武山那样只一座方山,而是一道山,山脉宽约两里,长十四里。山最西端距离令武山大约八里,狭长的山与令武山南端往东南延伸的褶皱平行,只是它位置更靠东南一些。山西正对着令武山东南褶皱的末尾。

    文字的叙述如果难以想象,那可以看作是一个沾满泥泞的宽口履对准一个等腰三角形的中下部正中,狠狠踩上了一脚。履的泥泞形成了令武山,履左侧的泥泞形成了与令武山似断非断的延伸褶皱,履右的泥泞形成了山。

    这个三角形内巨大的履印没有履尾,它的东南方完全开口,并且右侧的山要更往东南一些,几乎达到了履尾,左侧那些褶皱延伸到宽口履的中部,就没有再往下延伸了。履尾是个开口,履右的山也未与履令武山相连,面对着襄城也形成了一个长约八里的开口。

    当年包围景缺的令武山之役中,一支秦军从东南方向的履尾开口往西北进攻,将景缺逼回履的令武山下。为了防止景缺从令武山与山之间八里宽的缺口逃至汝水对岸,据襄城而守,秦军把景缺迫往令武山下的同时,另一支秦军翻越山,从山与汝水之间七八里宽的平原驰向西北,堵住山与令武山之间的缺口。到最后,景缺麾下的两万士卒被牢牢困死在令武山下,一战而没。

    昔日的围歼是这样达成的,那因为昔日秦军是从方城攻来。此战因为秦军的位置在襄城,因此围歼的顺序相反,右将军冯劫率领四万秦军直击令武山北麓的荆王,他的任务除了斩杀荆王,还要与赵军一起占领令武山,占领令武山与鱼齿山北沿山脉之间的平地,以及占领鱼齿山北沿山脉。

    中军的任务其一是堵住令武山与山之间八里长的开口,其二是翻越山,击溃荆人后把他们像当年赶景缺那样,往令武山下赶。左侧褶皱和山的开口距离也是八里,两个八里宽的开口堵上,令武山与鱼齿山北沿山脉的平地(大约也是八里)也堵上,荆人,包括之前与荆人对峙的赵人便被合围了。

    赵完率领的左军,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拖住斗于雉,让位于山之南的斗于雉无法援救处于包围中的己方中军。为此左军的数量几乎与中军相当,达到惊人的十六万。减去八万赵军,荆人不过二十六万,再减去驻守鱼齿山的三万鲁军,荆人参与此战的士卒不过二十三万。斗于雉只有八万人,用倍于敌军的数量达成牵制目的,并不难做到。

    进!前进!前进!!

    趁着荆人与赵人内斗,四十万秦军只留下一支人数单薄的后军,便匆匆杀向了汝水南岸。太阳渐渐高升,光芒照耀着雪白的大地,同样照耀着厮杀不休、纠缠不止的楚赵秦三军。没有谁能够胜利,每个人都要死亡。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012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